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Ming | 5th Jul 2009 | 嘮叨 | (59 Reads)
貿易即是互通有無,可以是以物換物也可以透過貨幣作媒介,如鹽、貴金屬、貝殼甚或石頭。而全球貿易看似是今天才有的事,但早在十六、十七世紀就已經出現,歐洲人的大航海時代令分佈於世界各地的種族,以貿易來聯繫起來,將人、物、文化甚或疾病沿海路在七大洲之間往來。

有記載最早的跨洲貿易就是公元前二百年的絲綢貿易,那是東西方兩大國家 ─ 漢與羅馬,通過中亞西亞沙漠、高原和草原再繞過裡海到達中東及小亞細亞的絲綢之路。這路線的打通可能是在更早前,馬其頓人阿歷山大東征時所建立,雖然當時 他只去到興都庫什山脈及印北附近 (即今天阿富汗),但已經將東西兩大文明大大拉近。到漢朝時張騫出使西域,將崑崙山、天山和塔克拉瑪干沙漠之間的路打通連接到阿富汗,將東西正式聯繫起 來。

絲綢之路貿易為居於當中的阿拉伯人及維吾爾人帶來巨大財富,間接令伊斯蘭及蒙古人坐大反過來威脅東西方文明。就例如九世紀時唐與阿拉伯帝國在中亞發生一場為爭奪絲路的大戰,唐的多種族聯軍敗北令貿易收入大減。到了十一、十二世紀阿拉伯人已經完全控制了絲路西段,壟斷了供應歐洲的絲綢、 香料貿易,為他們帶來巨大財富以及引起歐洲人的貪婪唾涎。戰火就由此引發,歐洲人以冠冕堂皇的藉口來侵略,那就是收復他們的宗教聖地耶路撒冷,但事實上十 字軍東征帶來巨大財富比宗教精神更實際更吸引。不過這是短暫的,因為原本人力、財力及科技都較強的阿拉伯人,他們團結起來後就將歐洲人打回原地,更一度威 脅至歐洲大陸的東部。就在此時由維吾爾人支持的蒙古軍,以雷霆萬鈞之勢橫掃中亞西亞打至中東,令阿拉伯人不得不從歐洲班師。蒙古人除了西進外更東進攻打宋 朝,最後更將之滅掉建立了一個跨越兩洲人類空前的大帝國。

絲路貿易雖是東西兩大文明的聯繫,但與全球貿易還有頗大距離。真正的開始就是在 歐洲人大航海時代發現新大陸,繼而發展出環球的絲綢、瓷器、茶葉、香料、白銀、奴隸、煙草、毛皮‧‧‧等貿易。這都是源於十四、十五世紀鄂圖曼土耳其帝國 在小亞細亞崛起,這個以伊斯蘭為國教的突厥人帝國再度控制絲路西段,斷絕了歐洲人渴望的絲綢、瓷器和香料供應。這時歐洲人已比往日聰明,他們受益於阿拉伯 人的地圖學、航海術與造船術,另更重要的是文藝復興及宗教改革令地心說之外的地圓說也開始受人接受,令他們擁有了遠航的技術、信心和決心,終於開始往西航 行希望繞地球一周到達東方黃金之國 ─ 中國。

當歐洲人發現美洲、繞過南美洲和非洲最南端,分別到達印度及東南亞,最後到達日本及中國,他們終於肯定地球是一個球體。除此之外他們也終於可以與傳說中的 中國直接貿易,不過這是後期的事。因為接觸初期正值中國明朝的海禁期,歐洲人除了不受中國官家歡迎外,更受到沿海的日本和中國本土海盜襲擊。之後他們轉往 東南亞附近國家建築貿易點,例如印尼的巴達維亞、菲律賓的馬尼拉,作為與中國貿易的跳板。漸漸中國的商人因有生意而甘願冒著被官、賊追捕或襲擊,用中式帆 船戴上大批大批的絲綢和瓷器與歐洲人交易。而歐洲人用甚麼來與中國商人交易?那就是他們侵略中南美洲後所發現的大量白銀,這是中國人極之需要的貨幣。全因 那時明朝為控制經濟而盡量減少發行銀錠,導致貨幣嚴重短缺,國內交易不便經濟難有進步外,更令民間難以積聚財富,就在此時歐洲人帶來的白銀就正正補充到這 個巨大的需求。

就是這樣全球貿易有了雛形,歐洲人先從中南美洲運送白銀到東南亞,在當地買香料及轉口中國的絲綢、瓷器和茶葉,之後再運回 歐洲高價出售。再後期就有更多貨物在此中,就例如美洲的煙草和甘蔗,非洲的奴隸和象牙。這些貨物除了在歐洲自家帶來利潤外,如賣到中國更可追回巨大的貿易 逆差,當中就以煙草為甚。中國人對煙草甚為受落,可能由於明末士大夫階層的普及,官宦人家不論男女老幼都煙槍在手煙袋掛腰。當然煙草之後就是鴉片,英國人 在印度大量種植罌粟提煉成鴉片運到中國來換取茶葉和白銀。就在此時,歐洲人與中國的貿易亦有了巨大的改變,由逆差急速變成順差,中國的財富亦流向歐洲。

歐洲人經過百多年的全球航行探索、貿易及侵略,終於成就了四百多年到今天的西方文明霸權。 現在的全球貿易與以前都沒有分別,都是侵佔他國天然資源及利用他國勞力為自己圖利,而他國所得的就是所謂貨幣、文明進步及宗教感召,最後落得的就是經濟破 產、自身文化衰微、天然資源枯竭、環境破壞而無法生存。

今天全球貿易已發展到超越貨物及服務,更去到所謂碳排放等虛無縹緲的貿易,甚至有進口產品碳關稅等借環境保護之名行貿易保護之實的不平等條款出現。無怪當年先秦哲學家們都憎惡貿易,而歷朝帝王都有壓抑商人之政策,似乎中國人早有先見之明。


[1]

貿易惡,毒品貿易更惡,簡直令香港勞民傷財,己潛越和影嚮了平民百姓家的日常生活。


[引用] | 作者 粉思 | 11th Aug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粉思
粉思 :
貿易惡,毒品貿易更惡,簡直令香港勞民傷財,己潛越和影嚮了平民百姓家的日常生活。

昔日香港曾是轉運鴉片的港口,之後亦是東南亞的海洛英集散地,現今兩者式微卻有另一毒品在港生根興起禍及青年。此毒品成本便宜製法簡單,但傷害性就更大更深更久。

近年重商輕民的香港事事講求低成本高效益廉價促銷,想不起連毒品也跟從此門路來提高利潤,實是資本主義的極致。


[引用] | 作者 Ming | 13th Aug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