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Ming | 8th Mar 2010 | 嘮叨 | (72 Reads)
兒時美好的茶會不再,昔日的仙境變成魔界,人在夢中也要放下閒暇輕鬆荒誕,踏踏實實拿起勇氣挑戰不可能,究竟現實與夢有何分別呢?

愛麗絲長大了,最了解自己最包容自己的父親離世,他心血所在的家族生意被迫出售,自己被迫下嫁於貴族呆子,更被那保守的未來奶奶咄咄逼人‧‧‧種種不安接 二連三內外交困,想起了兒時夢中仙境,那藍色毛虫智者、那提醒引路的白兔等,頓時浮現於眼前。如何是好?不甘現狀的愛麗絲決定一走逃避現實,返回昔日為她 帶來開心快樂無拘無束的仙境。但世事豈會盡如人意?!

昔日美麗的花園已是頹垣敗壁,舊友不再甚至反面不認人,智者也質疑其真偽。更可怕的 是他們口中已認定自己是仙境的救世主,將會斬殺魔龍擊退暴君讓美好的重回大地。簡直是荒謬到極點,明明是一個自我創造的世界居然反過來迫自己,明明是想逃 避困難遠離痛苦,現在竟要去面對一生中最大的挑戰?!在夢中也展開了另一段逃跑,走出比現實更可怕更無助的夢。一路走下去終於見到最要好的茶會朋友,就是 瘋帽先生,只有他認得自己更甘冒危險保護自己,不過亦為了保護自己而被暴君捉拿。如何是好?朋友有難而自己居然想一走了之?!為著救出好友,只好硬著頭皮 潛入敵陣,當面面對暴君及其爪牙時,對人性邪惡陰暗面更體會透徹,出賣、妒忌、貪婪‧‧‧與現實一樣。

終於想通了,成長絕不是不勞而獲的 草莓蛋糕,是一口既辛勤又勞心才可嚐到的苦水,但沒親嚐一口就永無成長之日。為自己為朋友為身邊的人,放下怕流汗怕痛怕流血的虛弱之心,敢於挑戰一生中最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誓要斬其首級來遙祭已亡的父親,為著實現早餐前的夢想,手執劍盾身穿鎧甲衝向人人懼怕的惡龍。最後戰勝了夢中的邪惡,那麼現實呢?

沒有甚麼黑色幽默,除了取笑查理斯王子的又醜又老情婦外,講的都是老掉牙成長必經痛楚必經跌倒必經流血。不過其電影配樂真是一絕更是此片的神來之筆,原聲大碟才是必買之選。

人的成長是不可逃避,只得無懼勇往屠龍殺敵,夢中如是現實也一樣,沒有甜美只有殘酷,要堅強敢於面對,不再夢遊仙境只有坐上大船前往未知的地方接受新的挑戰。不過想不到那地方居然是香港及放眼中國大市場,不知是否講現實的迪士尼樂園呢!?

[1]

其實由當初請滾石樂隊來港表現開始,某程度上已經反映特區政府的官員,對民間的娛樂起碼脫節了廿年,所以當全世界都挑通眼眉,迪士尼已經日落西山時,只有香港當是寶

不過更可笑是上海,為左爭迪士尼,花掉比香港更多錢,不知樂園建成之日,會否又是上海市長換人之時

帕拉汀
[引用] | 作者 帕拉汀 | 18th Mar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2] 與帕拉汀的對話

原文:造命與認命 - 比較《愛麗絲夢遊仙境》與《The Matrix》的命運觀

 Ming:

愛麗絲夢中的宿命可能是其潛意識所規劃出來,她本性不甘受擺佈但偏偏在現實中未能隨心所為。到了夢中先將現實的種種不快重現一次,之後讓自編自導自演的“宿命”上演將它一舉擊敗,或者這是為自己在現實舉動預演或壯膽也未定。

若以此推敲又未必是一個悲劇結果,反而更顯得愛麗絲是一個敢於挑戰現況,不論在現實甚或在夢中。

帕拉汀:

對,如果整套戲真是一個夢, Ming Sir你所言甚是的,愛麗絲便是打破宿命,但我點不明,於電影的尾段,瘋帽卻強調這是個現實,仙境是真的存在,那本預言書,豈非早已注意了愛麗絲的人生?

那她在戲中老是強調的豪情壯志1,卻彷彿都變成了天大的諷刺呢.

Ming:

很久前曾看到一篇文章說《愛麗絲夢遊仙境》就如同「莊周夢蝶」般,虛實難辨真作假時假亦真。

若果仙境是愛麗絲所創造,那麼當中所有人、事、話都是建基於她的經歷和意願,預言及實現都是她早已定好的“劇本”。瘋帽先生的話亦可能是她意願,因為夢中仙境一切都比現實更能掌握更實在更有安全感。

故事發展當中,她亦有所困惑恐懼想過放棄,亦想過既然在夢中為何要如此辛苦。她最後沒有逃避,只因她本是堅強的人,挫折逆境雖令她卻步令她屈服,不過現實中的決定化成夢中的預言,令她在夢中再沒有逃避的藉口。最後她沒有背棄自己,將自己的預言實現。

愛麗絲應該不再需要回仙境尋找勇氣,因為之後她在現實中居然敢於出發前往未知的大市場 ─ 香港及中國。

P.S. 瘋帽先生有可能是她父親的投影,因為只有他最了解和包容她,亦在最需要幫助時就出手及鼓勵。


Ming
[引用] | 作者 Ming | 19th Mar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